79px| x9xt| pz5t| hd5b| 19lb| f1zx| 9j9t| fnxj| d1dz| 3f9r| 7bd7| fvfd| nzrt| rdpd| ase2| coi6| b1j3| 7lz1| fbvp| tjzj| n1z3| b191| r5jj| 993h| 7z1n| zpjj| v7fl| f1rl| 3x5t| 5pjh| vfhf| 1dnp| o88c| rr77| dlx7| xfrj| 975z| tp35| zpth| r7z3| 6k4w| jh71| 3h5h| 8ukg| bz31| j1tl| 7pf5| 9hvp| t5rv| zn7x| 775h| t57l| d5lj| 3t91| p3tl| d1bz| jvbz| 35vj| 173b| cy80| 824u| 6684| hzph| ndvx| z9b3| nzpp| zv7v| 7phf| m4ee| 3b7t| p333| ztr3| vzhz| h69t| j7h1| fp1x| v3b9| wy88| lnhr| 539d| 331d| nb53| aw4o| hd5n| bz31| 11tz| 5tr3| 13v3| 1dxr| 11tn| xdvr| fb5d| f5n5| xtzr| is8w| pvxr| pfj7| 755j| djd5| 4eei|
灯笔小说网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334章 争肉

第334章 争肉

        朱丑妹笑道:“原来主任问的是这个。我是个跑单帮的,和那帮子蛮荒散修也没什么可说的。不过有些成群结队的散修倒还真有些暗语,其实也不能叫暗语,只不过是些约定好的特殊词而已。比如管青狼叫白眼儿的,管过路的行商叫肥兔子。”

        殷勤喜道:“这些暗语你知道多少?等会去我屋里,给我详细讲讲。”

        “那帮子散修能编出多复杂的暗语?不过就是几十个而已。”朱丑妹扭捏道,“主任若想知道,等我晚上慢慢写好,明儿一早给你就是。别总把人家往你屋里领,回头公寅看到,怕他胡思乱想。”

        殷勤的脸色一垮,决定不再理她。看看前面就是进出后山的山坳,他对秋香道:“你就送到这儿吧,在家养精蓄锐不要与参与那些执事的琐碎事情。你等我的消息,也就是这几天的时间,待我凑齐了人手,咱就上山套猪去。”

        “套啥猪啊?”秋香追在他身后问。

        殷勤却不与她详细解说,挥挥手让她回去等信儿,便带着朱丑妹与孙阿巧扬长而去。

        xxxxxx分割线xxxxxx

        花狸峰山势的南路,一处山势险峻的悬崖之下,隐藏有一大块空阔平整的土地,一座占地近二十亩的崭新宅院将这块地填的满满腾腾。

        府院前后分了七进,若按照武朝的规制,只有封王的宗亲才能建造七进或者八进的宅院。说句白话,这座新建的府院若是移到仓山郡城就属于违章建筑会被拆除不少。

        其中第五进的宅院属于主人所居,一个身材胖大的中年修士此刻正一边听着夫人的训斥,一边坐在厅堂中间擦汗。

        “吴石庸,你看看你干的好事!”一个中年美妇,指着胖大修士的脑袋数落。

        “我的夫人啊,我都将那人休了大半年了,还要怎地?”胖大修士正是花狸峰巨门部的主事,他一面在心中打鼓,会不会是将小妾藏于野狼镇偏院之中的事情败露了?一面满脸无辜地试探,“夫人你说,这些日子我除了每日督造山门演武堂,哪还有时间做别的事情?”

        中年美妇挽起眉毛道:“我说的就是这个,咱家的宅院都弄好了吗,你就成天地往外跑?我看你的心里就是长草了!还有你们那个监管材料土方的呂麻子,你得给我找由头免了他的差事。”

        “为什么啊?呂麻子办事认真,若是换了别人监管材料,从中偷手的话,我可不放心。”吴主事满脸的无奈,对于这位夫人他是又敬又怕。原因很简单,他的夫人姓风,是风白鹤的女儿。

        风夫人气道:“他那是办事认真吗?他那是不懂规矩,我想在园中加个假山而已,派人去了几次索要石料,都被他推三阻四地挡了回来!我不管,他若不批石料,你便抗了你的大锤去后山给我敲两块回来。”

        吴主事被她逼得没辙,干脆起身道:“就听夫人的,我这就去后山敲几块石头回来,可好?”

        不料风夫人听了这话,竟然眼眶一红,抹泪道:“好你个吴石庸,竟然学会气人了!你去啊,你去后山敲两块大的,正好让我一头碰死在上头。”

        吴主事又一屁股坐回椅子,无奈道:“就听夫人的,你说怎样就怎样,我明天就把吕麻子的差事撤了,总行了吧?”

        风夫人哭闹一阵,总算达成所愿,闻言马上又道:“撤了他你准备换谁来做?”

        吴主事早知道她哭闹的重点是在这个上面,苦脸道:“换谁来做都是一样,要不还请夫人为我举荐一个能干的?”

        风夫人笑道:“你觉的耿家西院的耿福山如何?”

        “耿家的?”吴石庸愣了一下,表情变得严肃道,“夫人真要姓耿来做这个差事?”

        风夫人白他一眼道:“当年的事你不要耿耿于怀总挂在心上,害你做不成禄存主事的是那狐狸精,与人家耿云没有关系。”

        妇人之见!吴石庸在心中骂了一句,面色不变地耐心解释道:“即便当初不是他耿云动的手脚,我这巨门部也没有让姓耿的插上一脚的必要吧?”

        风夫人凑过来,压低声音道:“若是耿家出的代价够大,让他插上一脚又有如何?巨门部由你把总,他那小脚若赶乱动,你就干脆踩折了它!”

        吴石庸好奇道:“那要看耿家肯出多大的代价?”

        风夫人面如桃花地笑道:“耿家说了,若是能给耿福山谋上这个差事,他们愿意将寒潭周围的七处宅院,低价转让给咱们。一个料房的执事,换七处寒潭的宅院,你说这笔生意做的过,还是做不过?”

        吴石庸一听寒潭二字就知道耿云打得的什么主意。耿家在寒潭周围共有大小宅院四十几处,相比之下,吴家只占了二十余处,许主事占了十余处,武曲部的宋家占了三十余处,剩下就是燕自然为的一些内门弟子总共占了百余处宅院,这部分的宅院总数虽多,却都是些独门独院的散户。

        自从殷勤成立老祖办以来,底下就一直再传老祖办准备将寒潭边上的各家宅院全都清理出去。说是要成立什么工作室以及产业区。大家谁也不知道啥是工作室,哪个叫产业区,想来都是那蛮荒野种用来忽悠老祖的东西。

        问题是,你怎么忽悠老祖都没有关系,甚至你能把老祖忽悠到床上去都算你有本事,你不要动别人锅里的肉啊!

        寒潭四周的灵气极其充裕,甚至比铁翎峰上各大长老的府院都要强过三分。只要能在这片区域建造一个占地不足一亩的小宅子,其灵气都足够供给一两个筑基后期大圆满的修士了。比如狗丫儿的那处小院儿,面积不足一亩,私底下交换的费用就要四五枚中级灵石。

        所谓交换,前提是要在别处给人家提供一座能看上眼的宅院才行。别处的宅院自然不如寒潭周围浓郁,想要人家看上眼,就得靠面积,靠建筑,靠装潢来弥补,这部分的花销,几十枚中级灵石也打不住。

  http://www-dengbi-cc.jytengma.com/shu/196497/464046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