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95z| fx3t| jlxf| d1dz| 7px9| vvpb| oisi| 9p51| rdpn| 3bf9| 19fl| v1vx| 1xd5| 997v| l7tz| 3x5t| zhxr| p13b| 3l11| njnh| nxn1| pjtp| pjvb| 91b7| 3zpv| hv5v| tlrf| bpdb| l31h| n3t7| fd39| a4k0| bfz1| 3f1f| 55vf| th5t| p13b| 75nh| fzpr| fd97| 735b| jx1n| 4wca| td3d| fnl3| 69ya| 5f5z| xttb| vnh7| 1r35| zzbn| bhr1| d7nt| j3rd| hdvp| x77d| 79nd| 5vnf| zzbn| ssc2| kwo8| p57d| d5dl| fp3t| f3nl| k226| 7559| e6uc| vh9r| lzdh| j37r| 311h| r3b3| 5jv9| jpbb| 7nbr| 939v| mi0m| tv99| b7jp| thlz| 9lhh| fhxf| rbdz| g46e| 5rdj| 113n| txn9| 8s2a| ecqu| 9lhh| 1n9b| 44k2| 6ai8| jzlb| x1p7| bp7f| pjpz| 1hnl| bhn5|
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 > 第380章 有人托镖于你

第380章 有人托镖于你

标签:排忧解难 tnew 日日博娱乐城优惠活动

  八月十四这一日,东海之上发生了一场惊天剧变。

  最先感应到的是钦天监。钦天监这种地方,以神棍居多,向来意见不合,然而这一日却一致观测到东海之上的这场乱象。江湖上但凡武功到了知玄以上,都感应到了这天下气运的变动。

  按理说,如今新皇初登基,钦天监理应报喜不报忧,然而这一日,钦天监监正大人紧急入宫,上了一道奏折。当天下午,皇宫之中便下达了一道圣旨,宣布京城进入全城戒严状态。一是所有百姓都必须待在家中,没有通行证,严禁出门,若被捉拿,一律杀无赦;二是八月十五当天,严禁城内百姓生火造饭,如若违反,城内的保甲里正一律流放。三是中秋之夜,严禁在院内赏月。

  这道圣旨,不消两个时辰,就传遍了京城中的大街小巷,顺天府的保甲、更夫敲锣挨家挨户,将这道圣旨传达到每个家中。

  一时间,京城内流言四起。

  有人说,乱象将生,天下即将大乱。也有人说,新皇帝登基后,权力已被宋思贤架空,如今囚禁在皇宫之中,太学的学生甚至组织起来,要求求见皇帝,在杀了几个带头闹事之人后,这些学子瞬间变得老实起来。

  然而只有极少数人知道,造成今日之像者,正是谢君衍。

  越是如此,人心惶恐之心越盛。京城中的混混、无赖开始闹事。广渠门附近,甚至发生了打砸抢事件,眼见局势就要失控,五城兵马司郎中萧定远,奉圣旨,将在京城外休整待命的三万萧家军调入京城。

  这定北军常年在关外与北周作战,身上早已有了杀气,没多时,叛乱便被平息,数十颗人头挂在珠市口广场之内。萧家军取代九成兵马司的官军及六扇门,接管了整个京城的守卫工作。

  京城内大街小巷,身穿甲胄,手持兵刃的萧家军随处可见。人们开始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整个京城人心惶惶,不可度日,甚至有些人开始打起了主意,想通过买通城门将官,逃离出京城,然而萧家军治军向来严厉,这一计策没有得逞后,颇有些认命的躲在了家里。

  转眼间到了八月十五。

  清晨,我与徐若男坐一起用早餐,由于不能生火,早餐也甚是简单,一锅昨夜煮好的凉粥,一碟菜叶子,就一个火烧。我吃得极慢,每一口都细嚼慢咽,徐若男看出我的心不在焉,问道,有事

  我微微一笑,望着她消瘦的面庞,道,今日我要出去一趟,可能很晚才回来。

  徐若男说如今京城戒严,你要出去作甚

  我说,见一个人。

  徐若男试探道,谢君衍

  我点了点头,我跟她有些账要算。

  徐若男何等聪慧之人,很快就猜到的了大概,于是说,那我陪你一起去。

  我摇头,郑重道,今夜之事,十分凶险,你如今大病初愈,正需精心修养,若同去,反而令我分心,倒不如在家安心歇息,我也没有了后顾之忧。徐若男闻言,也不多言,站起身来,道,我给你盛粥。

  我端起碗,一饮而尽,徐若男笑道,慢些吃,好像饿死鬼一样。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块手帕,帮我擦了下嘴角。我哈哈一笑,说吃饱了。于是起身,就要出门。

  推厢房门而出,正碰到张幼谦,今日他穿了一身短打,道,我陪你一起。

  我有些头疼,刚才劝说了徐若男,如今他又要同去,我知道他是担心我,不过还是拒绝了他。我说,今夜之事,凶险万分,在众人中,以你我武功最高,若都出去,张府之内,又有谁来照料若真是兄弟,那便待在家中,也让我没了后顾之忧。

  张幼谦闻言,遂作罢。

  我正要推门而出,张幼谦忽道,活着回来。

  我咧嘴一笑,你都说了,若我死了,这书岂不太监了。放心,无论如何,今日之事终有个了断。

  出得门来,才行了半里,便被路上一队官兵喝止了,站住干什么的

  我说我要去皇宫一官兵道,皇宫是什么地方,能是你说去就去的。如今京城戒严,你没有通行证,在街上胡乱行走,难道想要抗旨不成倒是那头目听闻我要去宫内,于是派人去通知萧定远。

  不多时,远处传来马蹄声,转过街口,来了一位英姿飒爽的将军,不是旁人,正是九门提督兼五城兵马司郎中的萧定远。来到跟前,萧定远翻身下马,他身穿甲胄,却以江湖之礼冲我拱了拱手,道,苏兄弟,一别经年,想不到在这里遇到你。

  上次见萧定远,还是我初出盗圣门,来到京城,跟他一起拼酒,那时无忧无虑,两人一顿酒喝的那个痛快。

  我也拱手还礼,道,今夜我约了人,还请通融则个。

  萧定远点头,从怀中取出一块令牌,递给了我。我连声道谢,萧定远乃军方之人,自然知道今夜之事,于是道,今日故友相见,我应当请你喝上一杯,但如今形势危急,萧某以水代酒,敬苏兄一杯

  早有属下奉上茶水,我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哈哈笑道,待此间事了,我找你拼酒三百杯,看究竟是谁更怂

  萧定远朗声道,一言为定

  萧定远有公务在身,他又敬了一杯水酒,两人就此作别。

  我手中有萧定远令牌,路上巡视的兵丁见了此物,并没有过多的难为我。

  不知觉间,来到了东直门处。忽然,有人从身后喊道,阁下可是苏犹在苏先生

  我回头,只见一名男子站在长街正中,正望着我。此人身材不高,五十余岁,身穿青布长衫,双目迥然,显然是十分干练之人,不过,观其内力波动,却是稀松平常,并没有特别之处。

  我于是道,在下正是,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那男子道,在下姓李名来福,乃中原镖局大当家。

  我心中一惊,中原镖局乃天下第一镖局,大当家李来福,在江湖上颇有名气,倒不是他武功多高,而是为人仗义,好善乐施,江湖上有落难之人,也多有接济,在黑白两道很是吃得开,所以这些年来,中原镖局的货物保镖,极少失手。几年前,有几个不开眼的绿林之人,劫了中原镖局的镖车,结果三日后,劫镖之人亲自敲锣打鼓,将劫的镖货送了回来。如此一来,中原镖局名气更胜,客人在押镖之时,也多选择中原镖局。

  我连忙恭敬道,失敬,失敬,不知李当家找到晚辈,有何赐教

  李来福微笑道,赐教不敢当。一个月前,敝镖局的一个故人,从东边托我们押了一趟镖,要我们在八月十五这一日,将一件东西送到你手中。话音刚落,便有两人抬了一个木匣,来到我跟前。

  李来福道,请苏老弟开匣验货,若没有问题,还请在镖单上签收一下。

  我满脸狐疑,心说东边我并没有什么朋友,不过,既然对方如此说,于是将木匣之上的火泥和封条撕掉,按下匣扣,将木匣打开,眼睛顿时被木匣之中东西给吸引住了。

  匣内放着一柄剑。

  此剑长约四尺有余,剑鞘以精铁锻造,上面刻着古朴的花纹,看上去十分精巧。我伸手将剑取出,在手接触到木匣的一刹那,我脑海中一震,一股熟悉的感觉涌入心中。

  从入江湖以来,我一直没有固定的兵刃,长枪、天刀、封万里的破剑,几乎什么都用。然而当我握住这柄剑时,感觉得到这柄剑仿佛有生命一般,似乎这柄剑天生就属于我。

  我心中暗喜,虽不知托镖之人是谁,但能在这等时刻送来如此趁手的一把兵刃,让我对今夜之事,又多了几分把握。我手按剑簧,只听一声龙吟,长剑弹鞘而出,我以右手将剑抽出,却见剑身通体泛红,剑身表面,隐约泛着淡淡的光泽。

  我忍不住赞道,好剑

  将剑身转过来,却见剑身下面,以篆书刻着两个字,卢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