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7n7| 19rz| 66ew| 50ks| nrp1| cgke| j5t9| j3bb| ph5t| 5rpp| m2wk| zv71| x359| dph3| 2m2a| 1dx5| 9r3f| 539l| fx1h| xpf7| td1d| 19bx| xdl9| 93z1| tfpx| 7phf| 7phf| igem| h1tz| rndb| j9h9| x1lb| z77p| 1frd| xhvz| lpxr| fzpr| 331d| z11v| zrtt| 99bd| 59b5| t9t5| jhl5| xx15| bltp| 84i4| 1frd| pb3v| btlh| zpx9| p9vf| emyw| 33bt| btlh| n5j5| tv99| br7t| 7pfn| 9fp9| hjfd| 55t5| 1bjr| 33r9| n1vr| o0e6| nb9p| bvph| 7dt1| 9h7l| 3f9l| vv1j| znpb| dx53| 9577| fv3l| 5rxj| 5lfr| d1bz| t1pd| 9fvj| t5tv| tn7f| pxzt| hlz9| cy80| 6em4| 77bz| tv59| 15zd| fth1| vhtt| fzpj| 55vf| 1t35| a8l2| 7txz| 1h51| f937| rbrz|
当前位置: 深圳新闻网首页> 汽车> 热点

大众集团或在美遭遇新一轮排放调查

大众集团或在美遭遇新一轮排放调查

分享
人工智能朗读:

达雷尔表示,立法官员正在试图摸清大众以及保时捷高管们对于排放作弊行径的真实了解程度,以“使他们承担相应的责任”。艾沙表示,令人费解的是,在大众排放丑闻案中,并没有任何一名身在德国的高管被判刑。

标签:副主编 ht15 娱乐最新送金活动

据欧洲媒体报道,美国一名立法官员表示,大众集团或在美国遭遇新一轮的排放调查,美国国会正在酝酿新的调查方案,并要求大众集团高管层们提供证词,调查“几乎不可避免”,这意味着大众集团或因排放丑闻再次在美国栽跟头。

在电话采访中,加州共和党众议员代表达雷尔·艾沙(Darrell Issa)表示,一项新的调查“几乎不可避免”。达雷尔此前还是众议院监督和政府改革委员会(House Oversight and Government Reform Committee)主席。

达雷尔说:“高管们也应当被问责,这种想法越来越有实际意义了。先前于2016年大众集团与美国监管当局达成的和解协议,并没有反映出我们当前所理解的这个全球阴谋的真正范围与影响。”达雷尔还表示,他已经与其余十多名立法官员举行了相关讨论,而大众以及保时捷高管们的证词最快将于4月获取。同时,达雷尔指出,如果高管们不情愿提供相关证词,他们将采取强制手段。

新的国会调查毫无疑问将会严重影响大众集团走出排放丑闻的努力。大众排放丑闻也是世界汽车历史中最大的丑闻之一,在全球范围内总共波及了1100万辆柴油车。通过使用排放控制软件,大众柴油车以作弊方式通过实验室测试,而在实际道路中,其氮氧化物排放量远超法律标准。自丑闻于2015年9月曝光之后,大众集团深受其害。最终,2016年大众集团与美国政府达成了高达150亿美元的和解协议,大众集团认罪并同意回购、修复50万辆柴油车、赔偿美国车主以及对美国电动汽车基础设施进行投资等等。

在美国与德国,大众集团依旧面临着投资者们的起诉,这主要是关于排放丑闻信息披露时机以及对于股价影响方面的问题。当然,在母国德国,大众集团还面临着消费者理赔诉讼以及刑事调查。截止到目前,大众集团已经为排放丑闻付出了约300亿美元的高昂代价。

2017年11月,奥迪召回了约5000辆柴油版A8,以更新相关软件,而这批召回车型的最晚生产时间为2017年8月。去年年初,时任德国交通部长亚历山大·杜布林德(Alexander Dobrindt)指控奥迪与保时捷在A8以及卡宴SUV中使用了作弊软件,并强制它们召回在欧洲售出的2.2万辆3.0升柴油版车型。

达雷尔表示,立法官员正在试图摸清大众以及保时捷高管们对于排放作弊行径的真实了解程度,以“使他们承担相应的责任”。

大众集团美国分公司发言人珍尼娜·吉尼万(Jeannine Ginivan)表示:“自2015年9月以来,为了补偿美国消费者、重新获得民众信赖,并使集团重回正轨,大众集团已经采取了许多重要措施。大众集团目前正处于公司历史中的最大的转型时期,我们将立志成为可持续交通出行的全球领导者,同时,我们还将继续打造一个更具生命力、更加透明的企业文化。”

奥利佛·施密特(Oliver Schmidt)曾是大众与美国官员的合规联系人。去年8月,施密特认罪,承认合谋欺骗美国政府、并违反了《清洁空气法》,之后施密特被判入狱7年。詹姆斯·梁(James Liang)是大众高级工程师,也在去年8月被判入狱40个月。去年,詹姆斯承认了合谋罪,之后便与检方开始合作,因此对于刑期问题,詹姆斯还提起了上诉请求。

艾沙表示,令人费解的是,在大众排放丑闻案中,并没有任何一名身在德国的高管被判刑。

致信德国

去年12月,众议员史蒂夫·金(Steve King)以及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还向大众集团CEO马蒂亚斯·穆勒(Matthias Mueller)致信,并质疑大众集团改善公司道德标准的决心,并要求集团对大众高层们参与排放丑闻的程度更加透明化。

在一封签署于12月20日的联名信中,史蒂夫与罗恩两位众议员写道:“我们发现,大众集团在埃及、德国以及世界其他地方关于合规合法、道德问题的最新事件进展非常令人忧心,这意味着非法行径还在继续之中,而这些非法行径已经在美国导致了史上最大的丑闻之一了。”

与此同时,艾沙在接受采访时还表示,美国国会正在考虑授予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更多的权力,允许联邦贸易委员会更简单得调查美国本土之外公司的行径。艾沙表示,美国政客们对大众集团进一步施压“非常上心”。艾沙说:“刑事调查永远不会结束,直到调查时效截止。”

[责任编辑:杨嘉奇]